<button id="msuvw"></button>
      1. <em id="msuvw"></em>
        
        
        <button id="msuvw"><object id="msuvw"><menuitem id="msuvw"></menuitem></object></button>

      2. 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

        大眾網
        全媒體
        矩   陣

        掃描有驚喜!

        • 海報新聞

        • 大眾網官方微信

        • 大眾網官方微博

        • 時政公眾號爆三樣

        • 大眾海藍

        • 大眾網論壇

        • 山東手機報

        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

        移動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

        聯通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

        電信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97009

        首頁 >新聞 >社會新聞

        謠言隨熱點升溫,是時候讓它們“涼涼”了

        2021

        / 08/05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

        手機查看

          本報記者 陳 曦

          辟 謠

          進入7月以來,全國多地進入“蒸烤模式”。就和三伏天的氣溫一樣,充滿“熱度”的事件和各種傳言也接踵而來:“科威特氣溫達73攝氏度,汽車被烤化”“‘怪異云朵’預示世界末日”“印度新冠變種病毒連核酸檢測都測不出來”“黃河影響了鄭州的排澇”……

          今天,科技日報記者就對7月“熱點”謠言逐一進行盤點,幫您撥開迷霧、找尋真相。

          科威特汽車被烤化?

          真相:日照高溫不足以使車體熔化

          7月13日,網上流傳的一段視頻讓“科威特汽車被高溫曬化”的話題迅速登上了網絡熱搜。視頻中的汽車保險杠、車燈甚至輪胎都像雪糕一樣熔化成液體。現場氣溫高達73攝氏度。配文稱科威特近日經歷了極端高溫天氣,導致車輛被“烤化”。

          “汽車是不可能被輕易‘烤化’的,該視頻涉嫌造假。”天津大學化工學院教授張生對科技日報記者說,雖然不同用途的汽車外殼的材料會稍有不同,但絕大部分的汽車外殼是由金屬材料,如鋼、鋁、鋁合金,或由工程塑料、高強度纖維復合材料、陶瓷材料等非金屬材料制成的。汽車的保險杠部分,通常由聚丙烯制成。“這些材料一般都耐高溫,鋁合金的熔點是600攝氏度,鋁的熔點是660攝氏度,鋼的熔點在1100攝氏度至1600攝氏度之間,陶瓷熔點在2000攝氏度以上,工程塑料熔點在230攝氏度以上,纖維復合材料的熔點也在數百攝氏度以上。”

          張生介紹,最可能被“烤化”的是用聚丙烯材料制成的汽車保險杠,但它的熔點也在158攝氏度至168攝氏度之間,遠遠高于73攝氏度。

          張生表示,即使高溫天在太陽下暴曬,所能達到的溫度對汽車來說也都太“小兒科”了,所以完全不用擔心汽車會被“烤化”。

          怪異云朵預示世界末日?

          真相:糙面云是普通自然現象

          7月5日,天津市民被“來勢洶洶”的云團嚇到了。在網友發布的視頻中,城區上空的云團呈快速翻騰滾動狀態,看上去像猙獰的面孔,十分詭異。很多市民都表示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云彩,并開始擔心這是否為災害性天氣的預兆。

          其實,此次引發民眾關注的云彩名為糙面云。顧名思義,就是表面粗糙的云。糙面云是波狀層積云在鋒面(兩種溫度、濕度等物理性質不同的冷、暖氣團的交界面)或強對流天氣的作用下,堆積到極限時發生的褶皺現象。

          之所以糙面云看起來如此恐怖,是因為糙面云的云底有顆粒狀的團塊、極端粗糙,有強烈扭曲的波狀結構,而且這些褶皺不規則、形態詭異,加之濃厚、灰暗等特征,所以呈現出來的樣子就容易給人一種恐怖、不適的感覺。

          糙面云與其他云一樣,是一種在空中懸浮的由水滴、冰晶聚集形成的物體,也和彩虹、極光等一樣,是在合適的氣象條件下就能出現的自然現象,并沒有“預示災難”的作用。

          雖然云的姿態與災難無關,但是可以用來預判天氣。比如民間流傳著很多看云識天氣的氣象諺語,如“早霞不出門,晚霞行千里”“天上鉤鉤云,地上雨淋淋”“魚鱗天,不雨風也顛”“朝有棉花云,下午雷雨鳴”等,給民眾的生產生活提供了重要的參考。

          糙面云的出現往往意味著惡劣天氣即將結束。這是因為鋒面過境或強對流天氣多伴有雷電、大雨、大風、冰雹等惡劣天氣,導致云體變化快速而劇烈。因此糙面云一般出現在這種天氣的最后時刻,特別是在大雨后。

          核酸檢測驗不出德爾塔病毒?

          真相:變種病毒逃不過核酸檢測“法眼”

          日前,南京此輪新冠肺炎疫情暴發,罪魁禍首鎖定印度的新冠肺炎變種病毒——德爾塔毒株。這讓很多人想起前不久網上瘋傳的3名在印度工作的中國人,回國抵達重慶市時,初步核酸檢測都是陰性, 最后還是通過CT檢查,發現肺部病變,才最終確診其感染的是印度的新冠肺炎變種病毒。很多人擔心,南京疫情之所以傳播如此之廣,也是因為新冠肺炎變種病毒可以避過現有的核酸檢測。

          對此,湖北大學省部共建生物催化與酶工程國家重點實驗室、該校生命科學學院教授陳純琪介紹,新冠肺炎病毒是RNA病毒,也就是病毒顆粒中包裹著的病毒核酸是RNA(核糖核酸),而利用病毒RNA與人體染色體的序列不同,就能夠用特異性核酸檢測的方法檢測出病毒的存在。

          “目前,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檢測的方法主要是先將采檢的鼻拭子或咽拭子樣本中的病毒RNA提取出來。如果樣品中含有病毒,則利用聚合酶鏈式反應(PCR)將病毒的基因序列擴增出來,通過儀器可以看到熒光;如果樣品中沒有病毒,則看不到熒光,以此方法來推估原本樣品中病毒含量。”陳純琪解釋,因為德爾塔毒株主要仍是由原始的新冠肺炎病毒株變異而來的,變異的部位主要是病毒顆粒表面與受體結合的刺突蛋白,而這樣的變異是不會影響核酸檢測的結果的,因此核酸檢測仍是目前檢測新冠肺炎病毒的最有效方法。

          根據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周報,網傳信息中的3名境外輸入病例在重慶海關的核酸檢測結果均呈陽性,與傳言“重慶初檢陰性”不符。

          廣東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首席科學家柯昌文也表示,核酸檢測是目前新冠肺炎病例診斷的“金標準”,在感染者發病前1到2天即可檢出,在發病后7到8天仍可檢測出核酸陽性。作為比較成熟的診斷方法,其檢測結果比較可靠。

          可見,印度新冠肺炎變種病毒并沒有避過目前的檢測方法。

          黃河影響了鄭州排澇?

          真相:鄭州發生內澇與黃河無關

          2021年7月18日18時至21日0時,河南鄭州出現罕見持續強降水天氣過程,全市普降大暴雨、特大暴雨,短時間內就造成了鄭州市的內澇。有人說,黃河是“懸河”,造成了鄭州排水不暢。

          “說黃河是懸河指的是河南開封段,在鄭州段算不上懸河。”中水北方勘測設計研究有限責任公司副總工程師、正高級工程師鄭永良根據有關信息初步分析,此次鄭州城市發生內澇,應該與黃河無關。

          首先,黃河并不承擔鄭州的防洪排澇功能。鄭州市的熊兒河、魏河、東風渠等,均為鄭州市區內的泄洪排澇骨干河道,所有河道最終將水排向賈魯河,賈魯河承擔著城市防洪排澇的重要功能,它屬于淮河二級支流。

          其次,一般來說,七八月是鄭州平均降雨量最多的兩個月,這兩個月該地多年的平均降雨量為155.5毫米、112.5毫米,加起來才228毫米。在規劃、建設城市排水系統時要參考往年的氣象資料,而此次特大暴雨使鄭州24小時內最大總降雨量超過622毫米,這是往年所沒有的,已經超過了鄭州排水系統的排水能力。

          此外,鄭州發生1小時(7月20日16時至17時)極端暴雨前,也就是7月18日20時到20日15時,位于鄭州主城上游的嵩山站、鞏義站和新密站已經發生高強度降雨。而在7月20日,暴雨中心由西南山區逐漸向東北鄭州市區發展,導致城市河道由于山區暴雨徑流和水庫安全下泄,水位快速抬升,在市區發生特大暴雨時,城區河道排水條件不利。

          鄭永良表示,此次鄭州發生內澇時,黃河干流并沒有發生較大洪水,因此也不存在影響鄭州的可能。

        責任編輯:楊凱

        相關推薦 換一換
        天天干夜夜谢日日爽